平底鞋 自動販賣機

許多女士都應該經歷過這個場景:在出席晚宴後,回家的過程因為高跟鞋而寸步難行。

而這部自動販賣機的概念就正好為這種情況帶來了最佳的解決方法。

來自拉斯維加斯的兩名25、26歲的女性Ashley Ross和Lindsay Klimitz就在之前獲得了生產和在各個夜店前售賣自家Rollasole的平底鞋的權利。而這個售賣平底鞋的方法,就是利用自動販賣機。

Rollasole的平底鞋穿起來十分柔軟,它們一般都是以一個塑料杯套住,再透過自動販賣機出售的。根據Rollasole公司的聲明,他們公司出產的鞋子是絕對可回收的,這樣子就不會為堆填區帶來太多不可分解的廢棄鞋子了。

公司裡的這兩名女性還在計劃生產設計更加多元化的鞋子,像是有金絲繡的、鑲上水鑽的、圓點花紋或者豹紋的,希望能滿足更多客戶的喜好。

一般而言,參加晚會的女性穿著都是長裙,手提包和一雙高跟鞋。而對於Ross而言,在離場的時候把高跟鞋脫掉然後赤腳回家時無法忍受的事情。

她告訴LA Weekly說這種行為一點都不好看,這很不文雅。

Klimitz也很同意Ross的看法,並補充到:“我們兩個都不是很喜歡赤腳走路。我明白現在很多女性都對這種行為不感到反感,畢竟穿著高跟鞋走路實在是一種折磨,她們無法忍受。然而像是我和Ross這種人,我們寧可忍受痛楚也不想赤腳走路。”

無論是不是參加晚宴的女性,穿上高跟鞋就意味著你將會獲得一雙酸痛的腳丫,這對於所有女性而言都是一個無奈的事實。在擺脫高跟鞋以前,女性一般都能忍受多久的痛楚呢?對於Ross而言,她認為大部分的女性都只能支撐兩個小時,至於那些喝多了的女性,一般都只能撐一個小時。

自律、朋輩壓力和創可貼,也許唯獨這三種辦法才能讓女性容忍高跟鞋為她們帶來的痛楚。而現在Rollasole的這部自動販賣機無疑是成為了高跟鞋問題的最佳良藥,獲得了不只是女性們的支持。

根據夜店老闆的講述,因為這些平底鞋,女性顧客們平均都會花上比以往40分鐘更多的時間留在店裡喝酒,這為店裡帶來了更加多的收入。

男性們也受到了平底鞋的恩惠:女性們除了會花上更長的時間留在店裡,而且也少了抱怨腳痛的謾罵聲,這令許多男性都成功的覓到女伴。

目前為止,已經有三部平底鞋自動販賣機被放置在了拉斯維加斯,一部在Tao夜店對面的Venetian酒店裡,一部在Hard Rock賭場裡的Vanity,一部在Tropicana。

最近這部自動販賣機的覆蓋範圍已經擴展到了荷里活,它被放置在Colony夜店的女洗手間旁。

以19.95美元的售價,現在女性們再也不需要像Ross和Klimitz的朋友一樣,每次都要帶上一對拖鞋來夜店玩了,至於其他女性也不必再羨慕那位朋友的機智了。

也許不穿高跟鞋才是治腳痛最好的方法,然而既然Ross和Klimitz都異口同聲地否決了這個說法,也許現在治腳痛的方法應該是穿上Rollasole的鞋才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