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哈欠激活 咖啡機

在南非奧利弗.坦博國際機場裡擺放著一台栗色來自Douwe Egberts公司的咖啡自動販賣機。乍看之下,這部販賣機非常普通,然而在走近點看的話,你會發現這部販賣機根本沒有供人付錢的地方。沒錯,這部販賣機裡的咖啡是不用錢的,它所想要的,只是一個哈欠。

當你站在販賣機前的時候,販賣機內置的人臉辨識系統就會開始辨識你的樣子,找出你的嘴巴,之後嘗試感應你打哈欠的動作。一個哈欠就能換到一杯熱咖啡。

這個國際咖啡公司選擇了人流較多。哈欠也較多的國際機場進行了這次項目。直到整個營銷項目結束以前,販賣機一共錄得了210次哈欠,也就是發放了210杯含有咖啡因的解藥。

 

咖啡

咖啡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價值的交易食物貨品,每天就有超過22.5億杯咖啡被喝掉。

咖啡在作為腦袋燃料上出奇的效果讓咖啡裡含有的咖啡因無疑成為了世界上最受歡迎的精神藥劑。結合人類的生物科技,大自然給予我們的咖啡樹確實是帶我們走上了一條發展人文的捷徑。

“事實上,美國85%的人口每天都在消耗着咖啡因。”全國消費者聯盟的執行總監Sally Greenberg說到,“然而在我們知道如何獲得咖啡並大量消耗的同時,許多美國人對咖啡並不了解。”

咖啡因這種收到世界喜愛的刺激物其實是咖啡樹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咖啡因的苦味是用來防止草食動物、昆蟲或者其他疾病將咖啡樹侵食而生的,同時也在警告著一些寄生植物這可植物並不好惹。

然而部分動物卻不抗拒這種苦味,這也意味著他們將會很喜歡咖啡。我們人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蜜蜂也是。當蜜蜂攝取了咖啡中的咖啡因時,這種刺激物對於蜜蜂所起的作用是和我們人類所體驗的一樣的。但不同於人類的是,咖啡樹和蜜蜂是相愛的,因為蜜蜂在攝取咖啡因的同時,也幫助了咖啡樹授粉繁殖。

在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咖啡樹是利用一對不同於茶、可可和其他植物的基因產生咖啡因的。科學家認為咖啡樹和茶在1000萬年前是同屬的,只是之後的進化導致它們之間出現差異。至於咖啡因的生產量,咖啡樹的咖啡因含量是茶的兩倍。

 

腦袋與咖啡因

當咖啡因影響腦袋時,會對一種叫腺苷的神經遞質進行壓制。神經遞質腺苷會對人類的集中力、警惕性和睡眠產生影響。腺苷的量會隨著一天的流逝慢慢增加,原理就跟溫度計裡的水銀上升一樣。當腺苷分泌到一定的量時,你的身體就會開始感到疲憊,認為已經是睡眠的時間了,這樣子將使你很難集中注意力,甚至很難保持清醒的狀態。而當你睡著的時候,腺苷的量便會逐漸減少,就像溫度計裡的水銀下降一樣,掉到0 為止,然後再第二天清晨重啟你精神飽滿的身體。

咖啡因就是負責和腺苷對抗的。想像一下,腦袋裡有一部接收器,而它的開關是需要透過一把鑰匙來控制的。咖啡因的出現就正正是搶先在腺苷把接收器關掉以前把接收器的開關霸占掉,讓腺苷沒辦法停止大腦的運作,因此疲憊想睡的感覺被會煙消雲散,使你的腦細胞繼續運作。

而當咖啡因阻止了腺苷的分泌後,便會開始刺激腦部分泌出更多的谷氨酸和多巴胺,這將會提供給你大量的能量,促進思維,甚至能減慢思維老化的速度。咖啡因還能夠增加體內的血清素,一種影響人類情緒的神經遞質,這能使你感到更加正面,還能夠抵抗抑鬱的情緒。因此,早上的一杯咖啡可以說是足以影響你一天的心情了。

有研究也反映,咖啡因能夠提高10%的學習效率。咖啡因還能夠藉放鬆正在擴張的血管,舒緩頭痛和偏頭痛。以上種種都使咖啡成為了提高腦袋運作效率的最佳良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