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化餐廳

1912年,紐約,時代廣場,世界上首部自助餐館Automat面世了。當時這部販賣機除了以新奇作為賣點,它能售賣食物的功能也獲得了不少人的喜愛。直到現在,紐約市內已經有超過40部Automat了。

Horn & Hardart公司當時就以口號“來嚐嚐吧!你會喜歡上它的!(Try it!You`ll like it!)”來替這部嶄新的販賣機宣傳。

“這部販賣機所體現的快餐文化正是我們紐約市所需要的。” 正在忙著籌備展覽會的烹飪歷史學家Laura Shapiro說到。“時間金錢與速度正主宰著紐約市。”

當時這部販賣機的出現,在一位澳洲作家的筆下化作了一座足以改變人生的寶庫:“在紐約,所有平民都成為了命運的操縱者,他們站在阿里巴巴故事裡的寶庫前,輕聲說到“芝麻開門!”,於是一塊火腿三文治,或是一個桃子麵包就落在了人們的跟前。”

在工業革命以前,人們並沒有午餐的概念,而且一般飯食都是在家裡解決的。隨著白領和藍領的增加,午餐才慢慢變為文化,並在業界開闢出了一段一小時或半小時屬於“吃午飯”的時間。Joseph Horn和Frank Hardart自動化餐廳的這個概念其實是向1880年代開始發展這個技術的歐洲借來的,在這之後,他們公司的首席工程師John Fritsche進一步改善了這部販賣機的性能。

在全盛期,Horn & Hardart公司的Automat自動化餐廳每天就有75萬個客人前來光顧。

在費城開業的第一部Automat待客非常平等,因為這家自動化餐廳外擺放的椅子並不區分人們的社會階級,而也正因為此,Automat取代了當地被頒發禁令的免費午餐廣場。這部外框由意大利大理石造成的黃銅販賣機還提倡潔淨,因為在販賣機後負責準備食物的工作人員需要觸碰食物的時間非常短(一般食物都是由附近的11間小賣部的人負責煮好的)。而作為顧客,他們則可以選擇任何他們喜歡吃的東西。

一篇由康奈爾大學學生Alec Tristin Shuldiner所作的醫生論文指出,比起費城,紐約人希望能在他們的燉蕃茄、海鮮裡加更多的糖,至於牡蠣、蛤雜燴和雞肉派、玉米麵則是不需要加入太多的糖。

由於這部販賣機並不接受現金付款,因此免去了許多不必要的計算工程。例如給小費,在美國是一種被視為不平等、深化階級觀念的行為,而當販賣機不接受現金的時候,人們便無法給小費了,這也為顧客們省了不少錢。

作家Alfred Kazin回想起以往和歷史學家Richard Hofstadter一起每天都會做的一件事:“我們一整個早上都會在紐約公共圖書館工作,然後到對街的Automat吃午餐,吃完後到42號街的泳池邊玩一場每次都是Richard贏的乒乓球。接下來的時間就繼續在圖書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