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 自動販賣機

 身兼紐約大學互動媒體課程講師的紐約藝術家Gabriel Barcia-Colombo創造了一部出售人體DNA素材的自動販賣機,他希望能借這部販賣機提醒大家現代生物科技正使着我們每一個人的私隱更容易被盜取。


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每一個人都將擁有我們身邊朋友的 DNA樣本,我們能夠隨時地進行基因工程,就像我們進行3D打印一樣輕鬆。」

Gabriel Barcia-Colombo說到,「當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以廉價使用生物科技的話,自動販賣機裡售賣的DNA將會是一個比糖果、汽水和其他食物產品更加有價值的貨物。」

(圖片來源: TED 截圖)

創辨人找來身邊的朋友、學生來參與計劃並提供自己的DNA樣本,而提供樣本的方法很簡單,參加者只需用特殊的酒精潄口,再吐進用以保存的試管內,等待白濁的DNA形成便完成。

收集好的DNA樣本會以膠盒裝好,並附有樣本提供者的相片一張,購賣樣本的人可以知道屬於那個樣本的人長怎麼樣。

(圖片來源: TED 截圖)

可能大家會對購買與否感到很疑惑,「到底有誰會付錢買一個陌生人吐出來的東西啊?」這個問題的答案Gabriel也有提及到,他說這個DNA樣本自動販賣機的銷情不錯,原來得到這些樣本的人可以利用這些DNA樣本來用在藥物研發等等的領域。因此,DNA樣本的確是有市場的。

這位紐約的藝術家設置這部販賣機為的就是挑戰人們的私隱,讓人們更多地去關注自己的私隱,意識到自己的不可取代。

我們能從許多的法庭判決案例上看到,DNA能夠對我們的任何方面造成不利。」 Gabriel補充到,「現在甚至有案例顯示我們的DNA是有可能被各大製藥公司用來研究,然後製藥賺錢,而他們這麼做是沒有必要經我們許可的。」

(圖片來源: TED 截圖)

在最近的演講節目TED Talk上,Gabriel便向大眾媒體展示了這部DNA販賣機。這部販賣機所展示的產品就是人體DNA的素材,而不是像一般自動販賣機那樣銷售各種食物。“我開始在每週五的聚會上收集我朋友的DNA樣本。之後我進一步擴展了我的計劃,開放地讓更多的人自願把自己的DNA樣本提交給我。”

計劃的參與者只需要把自己的唾液吐進一個小瓶子裡,留下自己的DNA,然後再加入酒精使DNA的絲縷交集,這樣子就算只憑肉眼也能觀察到DNA樣本的樣子了。

小瓶子隨即會被密封,然後裝在一個白色的容器裡,再放在自動販賣機裡出售。Gabriel說購買樣本後不僅能觀察到其他人的DNA樣本,產品上還會附有一條提取DNA的視頻鏈接。

上年,這部販賣機被放置在了紐約的一個美術館。Gabriel回憶了一下當時遊客們看到這部販賣機時的反應:「他們認為銷售人類基因是一件非常噁心的事,有的甚至還覺得很可怕。」Gabriel說到,「他們之所以覺得可怕是因為這些樣本居然會被售賣,而且還能用在犯罪現場找證據。」

Gabriel將DNA和電子訊息的私隱權進行了比較,他認為現代的智能手機也在做和生物科技同樣的事:智能手機每天都在手機我們的個人資料,然後出售給其他公司使用,這和將我們的DNA樣本出售給製藥公司的做法幾乎沒有區別。這就是Gabriel嘗試利用這部自動販賣機引起的社會話題——DNA的私隱權。

其中一個最具道德、法律爭議性的DNA私隱權事件就非海莉耶塔·拉克斯(Henrietta Lacks)事件莫屬了。在1951年,當這位美國婦女正在進行子宮頸癌的療程時,她部分的健康細胞就在沒經她本人許可的情況下被提取走了。這些細胞其後就一直被研究人員培養著,期間就協助了脊髓灰質炎疫苗和愛滋病的研究,此外還涉及到了癌症和輻射中毒的研究上。 海莉耶塔的細胞至今仍在被用於各種生物研究上,命名為「海拉細胞(Hela Cells)」。

1990年一件涉及到美國市民John Moore和UCLA醫學中心的官司便曾經將DNA私隱權的話題帶到了新聞頭條上。當時正在進行毛細胞白血病治療的John Moore便在沒經許可之下被提取了DNA樣本。Gabirel對於當時最高法院的判決表示失望:「當時最高法院的判決是,被一個人所丟棄的個人細胞組織並不屬於個人財產,而且可以被用作商業用途。我覺得這很荒謬,將來這些涉及個人私隱的生物科技將能夠很輕鬆地獲取並複製我們體內的資訊,這將引起一籃子的人權問題。」

(資料來源: Dezeen)

( ↓↓ DNA 自動販賣機 TED TALK)